休闲鞋
当前位置 :主页 > 休闲鞋 >

一是投资性二手房

来源:http://www.cifn.org.cn 作者: 发表时间 : 2020-01-16 13:52 浏览 :

方磊家的房子有些年头了,不过因为保护得好,50来平方米的屋子显得挺敞亮。去年年初,方磊把房子托管给了一家房产中介公司,“当时口头约定好了最多只能住4个人。”没过两个月,老街坊就给方磊提了意见,说是屋子里住的人可不少。方磊晚上回家探了下底,发现自家的屋子早已变成了“考研屋”,满眼全是上下铺,住上了10多个学生。

为何有了明确规范性文件,群租房仍旧屡叫不停?张大伟表示,不同于对房屋买卖管理,房屋租赁并不要求强制备案,“小型中介公司、甚至个人二房东从事这样的买卖,并没有留下可查证的凭证,这给查处带来了麻烦。”

自个儿从事的就是建筑行业,颜力在屋里绕了一圈立马就明白了,“这不胡闹嘛。本来只有3个卫生间,他在4个小隔间里还都加了个马桶。这要是一块儿使用,水压可不就承受不住!”

上了一天班回到家,颜力发现屋里赫然一副“水漫金山”的景象,天花板不停地滴着水。赶忙冲上2楼,颜力却吃了个“闭门羹”,“这屋住了20来号人,可一个人都不在!”

“群租房是被明令叫停的。”伟业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胡景晖介绍,北京市住建委去年便要求,出租房每个房间居住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同时不得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不能按照床位出租。

“多数情况下,业主要求签订不得群租要求时,中介会直接选择不做这单生意了。”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不少中介赚的就是中间的“价差”,他们也掌握着更多租客信息,所以多数情况下房主就只好向中介妥协了,“中介赚得会比房主多成了常事。”

因为没有把对租客数量要求这一条写进合同里,和中介闹了几次不愉快,却也无计可施。方磊只好在一年租期到了后立刻终止和中介的合同,“在这之后我们再不敢相信中介了,房子被住得乱七八糟,也索性亏着卖了。”

拿着刚从打印机里吐出来、还热乎乎的过户书,家住双榆树社区的方磊有些无奈地告别了一家三口住了十多年的老房子。

据介绍,目前房屋中介市场有两种租赁方式,一是中介全权代理的托管房,另一种则是要由中介、房主、租客三方签订合同的居间代理形式,而群租房大多是出自于前一种租赁方式。北京中原地产市场研究总监张大伟介绍,目前市面上的托管房已经占据近60%,“2010年以后由于限制购房等政策的陆续出台,租房市场需求大大增加,出于盈利目的,更多中介愿意选择托管房。”

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告诉记者,公司每年出售的二手房中,毛坯房的占比在5%左右,以此标准估量,北京有30万套左右的空置房。胡景晖认为,激活这部分空置房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租赁市场紧张。

找来这家的“二房东”,打开房门,颜力傻眼了。和他家一样的住宅格局,楼上180平方米的屋子却活像个迷宫。绕过客厅里4个狭长的小隔间,在一间主卧配套的卫生间里,挨着淋浴头的水管正“滋滋”向外喷着水。

“晚上一回家,嗬,屋里水有这么高!”在自己的脚踝旁比划了一下,家住天通苑北一区的颜力回忆起一个星期前的遭遇,还是心有余悸。

据了解,北京空置房来源主要有两种,一是投资性二手房,因准备随时出售或无心获取租金收益而进行空置;其次是投资性商品房,在购买之初只是期房,但如今已经是现房,如果出租还需额外进行装修费时费力。“我们可以借鉴香港等地区的经验,重奖举报人、对租赁者进行重罚。”李文杰建议,目前重奖、重罚仍是遏制群租房的有效手段。

这间原本四室两厅的屋子如今足足被添置成了10个房间,再加上每间卧室里并排放着的两三张上下铺。住了20多个人后,麻烦事就没少过——楼道里嘈杂声总是不停,卫生得不到保证……颜力有些无奈,“真像脑袋上顶了个马蜂窝,不知道啥时候炸。”

“需要注意到,北京空置房在租金和地域分布上并不均匀。”北京市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会长李文杰则认为,北京空置房多集中在五环开外,而租金在每月1万元以上的房源也更多,空置房的有效激活成了难题。

群租房给“二房东”带来了不小的利润。颜力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小区180平方米的屋子整体出租价一个月在5000元左右,可通过一个月600元、700元不等的床位出租,一间屋子住上20人,房租远远超过1万元。

业内通常认为,大量的租房需求,使得市面上的出租房屋数量不足。在推高租金的同时,也使得群租房现象长久未衰。而调查中的另一组数据,却提供了对租房市场供需关系的重新思考。

不过记者走访发现,群租房在市面上并不少见。拨通了天通苑附近一家房产中介的电话后,“一个床位一个月700块钱,能看的有4套房,都在一个小区。”一位中介熟稔地告诉记者。

上一篇:走在前列 下一篇:没有了